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花10亿美元难买好。

撰文 | 毕安娣

编辑 | 赵晋杰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赵长鹏要当币圈“救世主”。近期,赵长鹏创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发布公告,承诺向行业复苏计划(IRI)提供10亿美元资金,如有需要,还将增加至20亿美元。

所谓行业复苏计划,是币安新牵头设立的,公告中称该计划“旨在支持FTX灾难性破产后陷入困境的行业参与者”。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FTX是全球前五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仅用三年时间就达到320亿美元估值。然而从11月2日暴雷到11月11日宣布破产,FTX仅仅用了不到10天。

如此快速的倒塌,引发了币圈的一次大震荡。

FTX的用户众多、交易量巨大。据官网,FTX在200多个国家拥有超过600万用户,FTX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其2021年的总交易量高达7190亿美元。

交易所破产,用户无法提币,恐血本无归。11月17日,用户在美国提起集体诉讼,被列为被告的除了FTX的创始人汤姆·弗里德之外,还有篮球明星斯蒂芬·库里、沙克·奥尼尔等。据诉讼文件,用户遭受了超过110亿美元的损失,而这些篮球明星则曾出现在FTX的广告中。

此外,FTX背后的许多机构也被卷入其中。从2019年5月至今,FTX已经累计融资约20亿美元,涉及上百家机构,红杉资本、软银、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师养老基金、老虎环球基金等都曾参投。

据财联社统计,截至11月18日就已有25家机构公布了受损情况,涉及总金额超15亿美元。

更糟糕的是,宣布申请破产当天,FTX还遭遇了黑客攻击,资金外流总额超过6亿美元。

在那一周,FTX自己的虚拟货币价格跌幅高达91%,更严重的是该事件引发了恐慌,让人们对其他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也产生担忧。继而,大量用户涌入各大平台提币,一度让部分平台也陡然陷入资金流动性危机。

而FTX的创始人弗里德一向高调,这位总是穿着休闲短裤和T恤的90后美国男孩,曾登上《福布斯》封面,一度有“币圈马斯克”的称号。随着FTX暴雷,他的16亿美元财富在短短三天内就化为乌有,而“偶像”的塌方对整个币圈来说更是一个尴尬的打击。

对于一直处于争议中的币圈来说,FTX的事件是灾难性的——它不仅让众多圈内人损失惨重,甚至丧失对交易平台的信任,也让圈外人对币圈的不信任感进一步加剧。

而赵长鹏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以币安牵头成立“行业复苏计划”,但这个“救世主”并不好当。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加密货币不会消亡。我们还在这里,大家一起重建。”币安在公告中这样说道。

赵长鹏为加密货币行业争取信任,但是外界却抱胸而站。在FTX事件中尤其如此——FTX迅速崩溃,赵长鹏在事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这并不是说赵长鹏亲手敲碎了FTX,11月2日,区块链媒体Coindesk公布了一份外泄的资产负债表,这份文件显示弗里德手下的阿拉米达咨询公司严重依赖FTX的代币FTT,阿拉米达似乎一直将客户资产和FTT代币作为抵押品获取贷款。这使得外界对阿拉米达与FTX的偿还能力和财务状况产生强烈质疑。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赵长鹏在4天之后“站了出来”,表示币安将清算其所持有的所有FTT,价值至少5.8亿美元。

接下来的两天里,FTT的价格暴跌了80%,三天里FTX遭遇了60亿美元的挤兑。

起初弗里德还嘴硬称“FTX很好”,随后开始寻找投资者弥补因FTX挪用用户资金造成的缺口,多份报道显示这一缺口高达100亿美元。在遭到了一次次拒绝之后,绝望的弗里德向赵长鹏求救。

这是一个戏剧化的转折点。

赵长鹏与弗里德的关系始于2019年,在FTX推出6个月之后,赵长鹏以1亿美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FTX 20%的股份,成为FTX最早的投资者之一。

但在18个月内,二者的关系就已经变质。2021年5月开始,FTX一直在要求币安提供有关赵长鹏的财富来源、银行关系和币安所有权的关系,以帮助FTX旗下子公司在直布罗陀申请许可证,但币安置之不理。

到了今年7月,弗里德不等了,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回了赵长鹏在FTX的股份。

而且,弗里德在华盛顿推动的《数字商品消费者保护法》(DCCPR),被认为有利于提升FTX在美份额,但不利于同行的生存,赵长鹏也拒绝参与。弗里德在自由进出华盛顿时还发推:“他可以来华盛顿,对吧?”暗讽赵长鹏因法律问题无法入境。

在Coindesk披露那封至关重要的阿拉米达资产负债表之后、赵长鹏公开宣布清算FTT之前,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何一还在推特上暗讽FTX:“抬头做人,低头做事。”

不到迫不得已,很难想象弗里德会求助于赵长鹏。

赵长鹏这边,先是11月8日币安宣布收购FTX并签署了意向书,弗里德在推特上连声感谢:“希望并请求币安收购FTX”“感谢赵长鹏、感谢币安”。

但第二天,币安官方账号就在推特上表示,公司对FTX进行了更深入的考察,决定不再推进收购。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币安伸出橄榄枝又反悔,比看都不看一眼对FTX的打击更大。弗里德再次寻求其他投资者,但等来的反而是投资机构与员工跟随用户的脚步逃之夭夭:11月10日,红杉资本将其对FTX的投资价值减记为零,数额2.4亿美元。同日,弗里德的慈善基金的全体员工辞职。

11月11日,弗里德终于放弃挣扎,申请破产,同时宣布辞去FTX的CEO职务。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赵长鹏一手创办的币安,是当今全球第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倒塌之前紧随其后,排名老二。虽然FTX走向毁灭是自己作妖,但赵长鹏在其中的推动作用也很明显。

老二没了,老大“救场”,真的是好事吗? 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是,过去FTX的许多用户转向新的交易所,币安似乎是最有可能的选择,这对币安稳固地位有好处。

但币安毕竟也是行业中的一员,赵长鹏甚至面临着更棘手的处境。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弗里德申请FTX破产之际,赵长鹏发布了一封发送给全球所有员工的电子邮件,首先就澄清了币安“没有战略性地计划这件事和任何相关的事情。”

其次,赵长鹏表达了FTX事件对行业影响的担忧:“FTX事件对行业中的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请不要将此看作我们的一场胜利。用户的信心已经严重受挫。”

更重要的是,赵长鹏预判了外界的反应:交易所将受到监管机构的进一步审查。世界各地的许可证将更难获得。人们认为我们是最大的,他们会更多地攻击我们。

在之后的数天中,赵长鹏的担忧得到了印证。

呼吁对加密货币进行监管的声音再次高涨,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机构与官员都在密切关注,表态者众多。

日本央行行长表示“必须迅速采取监管措施应对加密资产风险”,英国财政表示“将与监管机构在加密货币方面密切合作”,美国更是在众议员、参议员、财政部部长等人表态之外,由总统拜登发表声明,表示加强监管影响至关重要。

而赵长鹏的棘手困境在于,如今过街老鼠般的弗里德此前曾是”行业友好监管方式”的倡导者,几乎成了虚拟货币合法化的公众代言人,正如他在出入华盛顿时挖苦赵长鹏表现出的自信:弗里德曾是美国华盛顿的宠儿,而赵长鹏则几乎是在其反面。

弗里德成长于斯坦福教授家庭,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华尔街的量化机构,在FTX开拓市场时,他格外注重美国上层社会的“跑动”,也确实混得如鱼得水。他甚至成为了华盛顿最大的政治捐助者之一,例如他曾向拜登2020总统竞选捐助超过1000万美元,在“CEO捐款人”中排第二。在刚刚过去的中期选举中,他又向民主党提供了3900万美元的资金。

此外一个关键事件是,弗里德倡导对加密货币行业进行监管。此举目的是在通过多方措施为FTX合规化铺路,但却受到了不少同行的反对。

其中赵长鹏正是反对者之一,他在宣布清算持有的5.8亿美元FTT后还表示:“我们不会支持那些在背后游说反对其他行业参与者的人。”

但宠儿扑街,不代表各国和地区的监管机构就会转而信任赵长鹏。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和弗里德不同,出生于江苏连云港的赵长鹏并没有走“华尔街精英”道路,他和他的币安长久以来处于“游牧”状态,也一直是不同国家和地区监管的“重点关注对象”。

早年间,赵长鹏的轨迹尚且平稳,在江苏生活到12岁,而后随家人移民加拿大温哥华,在那里接受教育,经历了日本的几年打工人生活后又回到国内,在上海买房。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赵长鹏

2014年,赵长鹏被加密货币吸引,毅然卖掉上海的房产买了比特币,其后他陆续辗转多个国家和地区,一会儿在越南,一会儿在新加坡,最新的消息则称其已经定居迪拜。

赵长鹏选择“游牧”生活的最大因素就是币安。

至今,币安仍旧没有一个总部。2017年,中国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监管加码,彼时的币安刚刚成立2个月,从上海迁至日本。次年,币安又遭到了日本金融厅警告,称币安没有在日本注册,并且可能给日本投资者带来损失,如果币安不结束在日本的业务,将会面临刑事诉讼。此后,币安称已经将总部迁至马耳他。

在短短4年间,币安就遭到英国、德国、日本、马来西亚、南非、新加坡等多国的金融监管机构警告,并陆续宣布清退美国、中国和新加坡的用户。

2021年11月,赵长鹏在采访中表示将在短期内公布币安的总部所在地。到了12月,币安撤回在新加坡的本地加密交易所的运营申请,其后加拿大安大略省证券监管机构谴责币安仍然在没有注册的情况下在该国开展业务。

时至今日,仍旧没有币安总部所在地的信息公开。

注册地不在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在全球各地设有分支机构,这样的币安还面临一些更严厉和具体的调查。据彭博社,美国司法部和国税局正在调查币安是否是洗钱和逃税的渠道;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正在调查币安内部可能存在的市场操纵和内幕交易,以及它是否非法允许美国客户交易与加密货币相关的衍生品。此外,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明确表示,对币安的反洗钱标准感到担忧。

这也是弗里德在华盛顿谈笑风生之时,戏谑赵长鹏可能连美国都踏不进去的原因。

在FTX宣布破产之后,赵长鹏也开始在某些方面有意识地向弗里德靠拢。

除了牵头成立“行业复苏计划”,注入10亿美元“支持FTX灾难性破产后陷入困境的行业参与者”之外,赵长鹏开始呼吁不要打击虚拟货币,建议对其进行监管,并且呼吁进行加密货币的自我监管,建议投资者从小额投资开始,熟悉技术和工具,从而可以避免代价高昂的试错。

但外界对加密货币行业以及赵长鹏的信任,能不能用10亿美元买到,恐怕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11月21日,曾于2006年预言了美国次贷危机,人称“末日博士”的宏观经济学家努力尔·鲁比尼,在阿布扎比金融周的活动上对媒体表示:加密货币可以用7个C打头的英文词语形容——隐蔽、腐败、欺骗、犯罪、欺诈、抬价、CZ。鲁比尼还将赵长鹏称作“行走的定时炸弹”,活动之后又在推特上说币安允许“在他们的不法平台上进行各项肮脏的交易”。

CZ,正是赵长鹏的昵称。

参考资料:

1.财富中文网:《一个300亿美元的帝国,如何在48小时内崩塌》

2.爱范儿:《从 30 岁首富到破产,「币圈马斯克」只花了 5 天》

3.华尔街见闻:《币圈惊天一战!赵长鹏“一箭封喉”,“币圈马斯克”156亿美元身家或一夜清零》

4.澎湃新闻:《FTX崩溃幕后细节:加密“二虎”相争下,FTX关联交易失当》

5.新浪科技:《谈笑间,FTX灰飞烟灭,“币圈央妈”是如何光速陨落的?》

6.虎嗅:《币安赵长鹏“屠戮”众神》

7.鹿财经:《赵长鹏财富大缩水,给币安不了一个家》

8.界面新闻:《【深度】加密帝国FTX与90后首富的崩盘始末:三年奇迹扩张,五天灰飞烟灭》

9.财联社·元宇宙NEWS:《华人首富打败“币圈马斯克” 赵长鹏是白衣骑士还是野蛮人?》

FTX破产后,赵长鹏给币圈“擦屁股”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edsp.com/hangqing/2011.html

(0)
上一篇 2023年3月20日 02:19:33
下一篇 2023年3月20日 02:35:32

相关推荐